蛋黄咸肉粽

【博肖】开始了,是吗03(写实甜)

*产出汇总:(戳这里)

*九五天选的幸福纪念册;


 


开始了,是吗:03



01

 

“王一博???”

 

一直等语音聊完,肖战还有点没回过神来。刚刚制片人杨夏姐告诉他,蓝忘机的人选确定了,是王一博。

 

王一博……

 

肖战歪着头想了想,脑海里浮现了一个有些模糊的身影,距离天天向上录制已经一年了,王一博加他微信的事儿也因为工作繁忙和并没有聊过天被肖战忘却了脑后。

 

毕竟是双男主戏份,那么他跟王一博的对手戏应该很多。于是肖战很敬业的查了查关于他的资料。

 

他原本对王一博的印象就是天天向上里面话不多,看起来很小,跳舞挺厉害。

 

但随着百度王一博的资料和图片后,肖战的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什么!

 

“UNIQ……UNIQ,啊!原来是他们!《EOEO》就是他们的啊!”

 

肖战不可思议的望着资料,原来之前在韩国一个打歌舞台上,场外人气打败EXO的《call me baby》的那个组合就是王一博的!

 

噢!他就是那个组合的忙内、老幺,当时好像叫……高冷YIBO,白牡丹小王子什么的?

 

YIBO,哎呀我去,可不就是一博么?

 

当时还没出道的肖战还是个普通人,一直喜欢唱歌的他,如果说孙燕姿是他的本命的话,唱跳艺人里面,吴世勋算是他的墙头了。就连微博还关注着呢。

 

15年的那个打歌舞台他确实有关注,当时他并不了解UNIQ,一心只想看EXO的舞台,关注那个年龄不大,高冷有贵族气质的老幺SeHun。

 

毕竟对于一个喜欢唱歌,舞蹈却几乎一窍不通的人来说,SeHun作为舞担太让人羡慕了,再加上颜值气质,确实都长在了搞艺术的肖战的审美点上了。

 

而且人家比自己还小三岁,那么早出道在娱乐圈,外冷内热,很干净的小孩,肖战自然被SeHun圈成了路人粉。

 

啊,他想起来了!那会儿他似乎就对王一博有些印象了。

 

因为气质同样高冷,同样年纪小跳舞好,又是rapper,当时王一博还被频繁的跟SeHun比较,他还看过对比的图片、视频呢。

 

毕竟都是三年前的事了,肖战记的不是很清楚。他抓了抓头发,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时似乎觉得UNIQ的老幺真的就是一个小朋友,气质确实有些高冷,带着一丝贵气,跟SeHun确实有些像。

 

因为从小学画画,洞察力极强,他从来没觉得外表上王一博跟SeHun长得像,尤其是当年的王一博特别的……漂亮。

 

 

 

02

 

之所以会被说相似,大抵还是气质吧,而且不是都说好看的人都会比较相似么?

 

这么想着,肖战这会儿还真的搜了一下两人。

 

SeHun还是当年的样子高冷帅气,而王一博……

 

却早就不是肖战印象中那个漂亮的小朋友了,似乎更加高冷内敛,面部轮廓也更加明显,带着浓浓的少年感和贵族气质。

 

蓝忘机……王一博……

 

肖战无意识的代入了老本行的眼光,眯着眼睛打量着iPad里面的王一博,脑海里回忆着最近看剧本、看原著对于蓝湛的印象,然后他不得不承认,王一博确实很贴合角色。

 

因为练舞,他的身姿很好看,宽肩窄臀,四肢修长舒展,身材比例非常的好,又因为年纪小还在长个子,带着满满的少年气和青春的样子。

 

肖战用手指戳了一下图片里王一博的眼睛,他的眼神通常是冰冷而锐利的,却并不高傲,甚至很清澈,带着几分天真的味道。

 

肖战拿不准这是他本人的样子,还是说因为是拍摄写真故意做出来的效果。但王一博的脸长得是真的好,他回忆了一下去年王一博的样子,嗯,确实头很小,脸更小,非常的上镜。

 

看着看着,肖战甚至职业病的想要拿起画笔了……

 

等落下一笔的时候,他连忙收了起来,无语的敲了敲自己的脑壳,我去,肖战你有毛病啊,怎么看到好看的东西就想画,这是病,得治!

 

 

 

03

 

不过……

 

王一博97年的,比自己小了六岁诶!我的天呢,就算是改了兄弟情,也无可避免的会被人凑成一对儿,魏无羡这个家伙……

 

还是个受- -

 

对,常年混迹饭圈的90后冲浪青年,肖战对于这些饭圈文化不敢说精通,那基本的也是知道的。

 

别的不提,就他们X玖自己团内都被粉丝组了很多CP,他自己都不知道被拉郎配了多少了。不过往常他的角色都是——春风化雨大总攻。

 

可是这次- -

 

魏无羡不仅是受,还是个被“天天”的受!!!

 

直男肖战心里多多少少还是会在意的,明明魏无羡挺厉害挺帅挺讲义气的,怎么就是个被压的呢……

 

而且现在跟自己演对手戏的蓝忘机,竟然还是个97年的小朋友,足足比自己小了六岁!!!

 

肖战虽然是素人出身,但他社畜当惯了,就连艺人的工作他也是当做正常工作对待的,所以有自己的底线和坚持,自己的社交号至今没有上交公司,并且拒绝一切触碰底线的潜规则和令自己厌恶的事情,其中:按头营业炒CP就是他的雷点之一。

 

因此,在制片人和导演交代他说,王一博内向话少,你需要主动跟他聊,熟悉起来有了默契才能更好的演出原著的精髓。

 

啧,听听,这还是人话么???

 

原著的精髓,关于忘羡的精髓,那可不就是爱情么?!

 

说句不好听的,就跟让他上赶着“倒贴”王一博牌蓝忘机,完了最后还得自己被“天天”有什么区别?!

 

这让他年长六岁的尊严往哪里放???

 

可是他也知道制片人说的对,所以他并没有直接说不,而是沉默的嗯了两声表示知道了。

 

知道是一回事,主动不主动的再说吧。

 

但是心里多少还是不舒服,尤其是明天下午就要围读剧本了,加上最近智齿作祟,疼的很,所以肖战心里就更不爽了。

 

想了想,他登录了自己的微博小号,发了一条微博。

 

——@克卜勒的猫:为什么要我主动找他聊!好尴尬[哼][哼][哼]。按头营业很烦!!!![哼][哼][哼]

 

 

 

 

04

 

第二天一大早,肖战就惨兮兮的去拔了智齿,感觉自己一边儿的脸都是肿着的,导致当天他的兴致也不怎么高昂,惨兮兮的发了条微博,捂着脸,连早饭都没吃去了影视公司。

 

——X玖少年团肖战DAYTOY  2018-4-5 09:50 来自 微博故事

 分享我的故事 O微博故事(大清早拔牙)

 

 

 

到了地方赶上午餐的点儿了,肖战本身算是个吃货,馋得很,一早上没吃东西,虽然拔了智齿不舒服着,但他还是去影视公司的员工食堂取了餐,一碗粥,一些清淡好咀嚼的菜品,转身的时候他忍了又忍,没忍住还是夹了一个麻辣鸡腿。

 

没事儿,应该可以吃的吧,用另一边的牙齿!

 

嗯,肖战这么想着,端着餐盘跟制片人姐姐打了招呼,就坐在她身边乖巧的吃了起来。

 

 

 

 

05

 

自从确定了自己即将出演蓝忘机并且跟肖战演对手戏和CP的时候,王一博整个人都亢奋起来。原本他以为都一年了,自己也从战哥的狂热唯粉转成了淡定的佛系粉,可没想到竟然真的能有合作机会!

 

这是王一博第一次get到粉丝见爱豆的心情,尤其是被天天向上的哥哥们、导演姐姐们调侃后,他的追星被内涵成了什么暗恋的,搞得他多多少少有些不太好意思,可是心里又有点儿开心。

 

他也搞不清楚,反正能跟肖战哥哥合作,他开心就是了!一定要表现好!

 

于是,原本就是敬业工作狂人的王一博,果断付费下载了原著,认真的研读剧本、原著了。

 

可是看着看着……

 

等等,他知道陈情令原著是耽美,讲的是两个男人的感情,可是一向不看言情剧、更不看耽美的王一博,看着看着脸色越发红了起来……

 

咳!

 

刚开始就,就一起睡了?还是睡的胸口???

 

咳咳!

 

百,百凤山强吻战……呸呸呸!!!是蓝忘机强吻魏无羡?!哇哦,蓝二看不出来啊,你内心这么狂热,这么闷骚的么?人家醒着呢,都敢强吻?!

 

哇哦,他好变态……

 

可是,怎么我心里有点兴奋是怎么回事???

 

王一博明明在自己屋里呆着,天气也不热,可是耳尖却红了起来。

 

然后接着……

 

Emmmm???我中文不好么?这是,一起……洗澡,还,还,还热吻,用,用手互相帮助了???

 

我的天呐,这,还能这样的么?这,这尺度也太大了吧?这能播么……

 

不对,这,这应该不会拍的吧?

 

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于是他登录小号发了条微博。

 

——@战哥绝世美颜_85:我天呐!这这这,一起在浴桶洗澡……这不能播吧?应该不会拍吧[污][污][污][害羞][害羞][害羞] 

 

等王一博沉迷原著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了,此时他刚好看到【生命大和谐】部分,又疑惑又困顿的想了半天没想明白,就知道最后蓝湛说了一句“天天就是天天。”

 

什么啊这是,cue天天向上的么???

 

不可能啊,他退出了一下发现自己看的确实是付费版的原著,然后他又联系上下文了一下,可能是天天跟魏无羡待在一起,带着小苹果去郊游???

 

实在是太困了,于是心里迷惑的王一博睡前用小号发了一条微博。

 

——@战哥绝世美颜_85:???为什么原著里面剧情突然断了?生命大和谐是什么?

 

 

 

 

06

 

当天晚上结束工作比较早,八点左右的时候王一博坐在保姆车上尽管身体有些疲惫,但是精神却高度兴奋着。可是这种兴奋到了极点的时候,却又莫名的多了一丝惆怅。这对于一向多做事少胡思乱想的他来说是很少见的。

 

明天中午要赶到影视公司进行剧本围读,这也是时隔一年后第一次正式跟战哥见面。以前他不是很理解一个词,叫“近乡情更怯”,可是现在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他突然开始变得惆怅和焦灼。

 

他还会记得我么?

 

会不会对我印象很差,加了微信又装死不聊天……

 

这次合作虽然已经改了兄弟情,可是原著在那里摆着,战哥那么努力那么刚的一个人,会不会觉得演一个原著是基情的角色而难受?

 

更或者说,他会不会觉得跟一个比他小六岁的男生演CP而觉得心理上过不去?

 

王一博虽然是钢铁直男,但最近做功课也做到家了,他自然知道蓝忘机是攻,魏无羡是受。虽然,呃,他自己心里莫名的还暗爽了一翻。

 

可是一想到明天要见肖战,他又不安了起来。

 

他粉了肖战快一年了,知道他是怎样要强、怎样努力的人,而且外柔内刚,非常有自己的原则。从来没听战哥有什么绯闻,万一因为这次合作给他带去不好的影响,这……

 

阿西!!!

 

一向脑子里只有好好工作,好好骑摩托的王一博,现在感觉快疯了。

 

心里又开心又忐忑,又担心又纠结。

 

他会怎么看我?他会不会记得我?他会不会讨厌我……

 

“嘭”一声,王一博突然用脑门撞了一下前排的后座,引得助理洪圆圆吓了一跳,忙问:“一博没事儿吧?”

 

“没事儿,圆圆姐。”

 

王一博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能有什么事儿,是他自己烦得慌,撞了一下想让自己清醒一点罢了。

 

可是心里始终有些堵得慌,明明要开心期待,却有些莫名的焦躁和不安,于是他鲜少的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拍了一段毫无意义的vlog,发在了微博故事。

 

里面是昏黄的车内,少年有些疲惫茫然和低气压的自拍,昏暗的光影顺着他的脸或明或暗,就像此刻有些晦暗不明的心情。

 

 然后又用小号发了一条微博。

——@战哥绝世美颜_85:明天就要去围读了 心情很复杂 原来要见自家爱豆真的会很紧张的么?怎么办,不知道战哥还记不记得我,穿黑色会显得成熟点吧?阿西,我要跟他聊点什么啊……烦[伤心]

 

 

07

 

少年人的烦恼来得快去得也快,第二天一大早王一博拍了一个广告宣传,然后卸了妆就往影视公司赶。换装的时候他还特意选择了一身黑衣,戴了棒球帽,都说黑色沉稳,他想让自己显得成熟一些。

 

或许这样,就不会被嫌弃小了吧?

 

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他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来到了员工餐厅,刚走进来,远远地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是肖战和之前试镜见到过的制片人姐姐。

 

 

TBC


——【题外话】——

1.截图都是真的,感情线与现实时间基本一致;

2.感谢一起考古、分享资料、打赏窝的小仙女们;

3.常规问题见置顶帖:(戳这里)


——【新玩法】

文中提到的小号微博,建立了,欢迎围观:

战哥绝世美颜_85(戳这里偷窥dd小号啦哈哈哈)

克卜勒的猫(戳这里偷窥gg小号啦~)




【博君一肖】加速度

//伪双向暗恋真明目张胆

//暧昧期

//6k+一发完HE

//ooc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


1.


比起做爱豆来说,肖战更喜欢当演员。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不想当个好爱豆,只不过爱豆这个行业实在是太残酷,过晚的入行时间和不算年轻的年纪成了他最大的阻碍。 


但演员不一样,好的演技和气质可以让人忽略年龄。而正巧他天赋尚可,进步飞快。于是从接到第一个剧本开始,肖战就知道自己注定要吃演员这碗饭。


王一博正好相反。 


正青春的年纪,受过正统的训练,最纯粹的爱豆出道,舞台经验丰富,唱歌跳舞样样精通。如果不是国内的爱豆经济实在太不发达,估计早就依靠过硬的业务能力大红大紫。


 不止如此,这个人私下里性格慢热但真实,舞台上却又自信洒脱,配上那张几乎挑不出什么错的脸,怎么说都是一个完美的爱豆。


 两相对比之下,肖战觉得自己被王一博吸引,根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所以大多数时候,肖战都感谢自己这两年在剧组里的摸爬滚打,最起码现在的演技可以让自己在半公开的机场候机室里假借玩手机偷瞄王一博且不被任何人发现—— 


王一博正一边玩手机一边和于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他虽然话少,但跟熟悉的人相处时也不至于冷场,聊天的时候表情细微却热切。


 手机屏幕上的画面飞速变动,肖战却什么也没有看进去,眼睛里几乎都是王一博的小表情。一丝一毫的变化,都完完整整的刻在他心里。


“哎战哥,你说呢?” 王一博突然cue过来,肖战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仿佛刚从手机里抽回注意力一样抬头,茫然的看向对面的人:“你俩在说什么?”


 “……”王一博微微皱了下眉,看向肖战的神情冷了两分,但很快又收敛起这些表情,再一开口就是肖战熟悉的语气,“哇哦,肖老师大忙人一个,完全没空听我们说话诶。” 


于斌瞅瞅王一博的表情,再瞅瞅肖战的表情,果断选择不搭茬,静静的听着肖战的回怼:“王一博你是人吗?王老师青春年少,十分钟跳了一百个话题,我这种老年人可跟不上你的思维。”


“肖老师哪是老年人,明明阅历丰富人缘儿极好,在这待了十分钟微信提示音就没断过,一直有人找呢。”王一博眉头紧锁,嘴角却带笑,怎么看怎么瘆人。 


眼看着他们要当场表演一个传说中的“九分钟”,于斌赶紧站了出来,转移话题聊起吃的。 


肖战把手机扣在桌子上,飞速的加入于斌的话题,王一博却又半天不搭茬。趁于斌说的兴奋,肖战用余光看了一眼对面,发现王一博死死盯着桌子上扣着的手机,表情有点儿阴沉。


他没来由的心情大好,连带着和于斌说话都轻快起来。等他们终于定好回北京吃什么的时候,王一博已经近乎于把肖战的手机盯出洞来。 


“老王,你看上我手机壳了?” 介于外面人多眼杂,肖战没有直接上手,只是拿起手机挡住上扬的嘴角,笑眯眯的看向王一博。 


王一博把视线移到肖战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慢悠悠的问:“我要是看上了,你能送给我?” 


“送啊!”肖战笑意更深,语气轻松愉悦,“你要什么我都送给你啊!” 


“嗯,这可是你说的。” 听到王一博这句话,于斌默默地看向肖战,无意间却看到肖战在桌子下面伸出手,扯住王一博的袖子又顺势握紧手腕,表情上依旧没什么变化。 


于斌默然。好吧,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2. 


延误的飞机终于在凌晨姗姗来迟的起飞,肖战大约是之前太累,上了飞机很快就盖好毯子瘫在座位里。 


察觉到身边人靠过来的时候,王一博身体僵了一下,侧过头后才发现肖战戴着眼罩,呼吸绵长,睡得很安稳。 


他睡着之后倒是难得安静。王一博眼神黏在肖战的脸上,从并不花哨的眼罩往下移,划过高挑的鼻梁,最后停在那张因为呼吸而微微一张一合的嘴唇上。


王一博想到自己搜索过的那些肖战大头照,不管是精修还是生图,好像嘴唇总是柔和又水润,让人看着就想咬一口。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想法,不同的是别人咬不到,而王一博不敢——他敢打赌,他只要咬一下,肖战就能跳起来从飞机上把他扔下去。 


于是王一博喉结滚动了一下,收敛起心中那些旖旎的念头,但又顾及着肩膀上靠着的头,最终没有挪动身体,只是小心翼翼的转头看向另一个方向。 


飞机平稳的飞行着,机舱里渐渐安静下来,精力旺盛如王一博,也开始昏昏欲睡。他再次极其小心的调整了一下姿势,几乎整个人面对着肖战,目光平和的看了过去。 


恍惚中他想到他们好像并不是第一次以这个姿势靠在一起睡着。以前在山中拍戏时,肖战也总喜欢这个靠着他小憩。靠过来的时候凌乱的假发偶尔扫过脖颈,有点痒,而且很热,但他从来没说过。 


肖战是个过分善解人意的人,他和谁都可以玩的很好,和谁都可以打打闹闹,但绝不会和谁都这么亲昵,尤其是这种亲昵里还带有一点故意“欺负”的意味在里头。 


王一博深知自己用了多大努力才能成为肖战心里那个“独一无二”,如果仅仅因为热就被人善良又歉意的远离,那才是得不偿失。 


明明又热又累又无聊,但是侧头看到肩膀上那个人的时候,就觉得山里的日子生动又有意义。 


短暂的梦里画面不停变换,但大多都与肖战有关,也因此让他沉迷其中不愿意醒来。 


直到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快到了,别睡了。” 


王一博从梦中醒来,发现两个人的姿势跟睡着之前完全不一样。肖战拿着手机百无聊赖的戳戳点点,他则靠着肖战的肩膀。


那人侧脸是被无数粉丝所惊叹过的艺术品,在王一博看来更是有着致命吸引力。


 “战哥,咱俩明天后天行程都一样……”王一博趁着刚睡醒时说话还带着鼻音,故意放低了声音,有点可怜兮兮的模样,“反正你也没什么事儿,住酒店怪费钱的……” 


没等他说完,肖战就看了过来,微红的眼角随意眯起,笑容有点意味不明:“怎么?王一博前辈要邀请我去自己家里住吗?” 


他这幅明知故问又刻意撩拨的样子实在太勾人,换一般小男孩可能早就被撩的晕头转向说不出话来,可惜王一博也并非真的跟蓝忘机一样纯情又不善言辞。 


于是年纪轻轻的爱豆微微抬起头,嘴唇正对着身边人的耳朵,完全没了刚才单纯无害得模样,语气有些挑衅:“那……肖战哥哥,我敢邀请你,你敢去吗?” 


3. 


激将法对肖战没有用,但王一博对肖战有用,尤其是软硬兼施的王一博。 


站在王一博家门口的时候,肖战还在思考为什么事情会走到这一步。


肖战其实并不是话多的人,他礼貌、会聊天但丝毫不聒噪,不然也不会所有的人对他一致评论都是温柔而不是热情。 


王一博是个特例。


最开始的时候肖战只是想更快的和这位对手戏最多的搭档熟悉起来,既然他年长,对方又是慢热的人,那主动的人当然只能是他。 


原本只是为了快速熟络,可肖战这人天生有点小恶魔心态,看着对方害羞慌乱的样子,忍不住玩心大起。


王一博既然一副不善言辞的模样,那肖战就故意用言语逗弄他,不把他逗得开口反击就绝不停下来。


两个人都看过原著小说,他便故意叫王一博“蓝二哥哥”,然后满意的看着那人耳朵通红一脸慌乱的转头。 


明知道这个人性子冷淡,他却故意凑近,把头往人肩膀上依靠,面对惊诧的目光时一脸无辜的说道:“有点累,借个肩膀。” 


直到后来王一博大概实在被欺负的狠了,终于忍无可忍的反击,他又捧着脸故作惊讶的眨眼: “王一博,你也挺好玩的嘛。”


至此王一博的慢热期终于过去,剧组的人纷纷感叹肖战老师神通广大,把平时不爱说话的王一博老师带的和他一起闹,只要相处超过五分钟,必定互怼打闹。 


“你天天把他气到打你,不嫌累得慌啊?”于斌曾经真诚发问。 


肖战笑眯眯的关掉手机屏幕,把王一博好几个愤怒的表情关在手机里,抬头眨巴眨巴眼睛:“不啊,一博多有意思啊。” 


于斌无语凝噎,拍拍肖战的肩膀,忽然拿出自己的手机翻到一个视频,然后递给肖战,小声说道:“最近一博不是在录101,有粉丝把他和女学员凑CP还剪了视频。我看了一眼剪的确实不错,你看看,回头可以拿这个笑话他,就他那脾气肯定得害羞。”


CP向视频?肖战皱着眉打开视频,发现另一个人是王一博的师妹,长得很漂亮。因着同公司的原因两人关系不错,在CP滤镜和BGM的衬托之下确实有些般配。 


视频很唯美,但肖战神色却越来越阴郁。于斌深藏功与名的看了他两眼,赶紧收回手机以防被误伤。


肖战神情恢复,顺着于斌的话吐槽了几句,第二天却果然拿着视频去给王一博看。


 “剪的挺好的,我看了都感动,哎,你跟我实话你俩是不是……我保证不说出去!” 


对比他的挤眉弄眼,王一博则平静的多,等他絮絮叨叨的说完才没什么感情的回了一句:“我俩没关系,粉丝闹着玩的,让你失望了。” 


肖战不易察觉的松了一口气,转而提起别的话题,没过一会儿便跟王一博打闹起来。


 原本这件事不过是一个小插曲,很快就被肖战忘得干干净净,偏偏当天散场的时候王一博忽然拉住他胳膊,神色晦暗,似乎还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紧张。 


“战哥,她是我师妹,仅此而已。” 


王一博这句没头没脑的解释导致的结果就是冷场,片场里已经没什么人,气氛便越来越沉默,到最后甚至有些尴尬的暧昧。 


最后还是肖战主动开口,语气轻快:“行了,我又不会跟别人瞎说,你紧张什么?” 


说完这句话他下意识的看着王一博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看到王一博有些咬牙切齿。


只不过没等他看清,王一博就冷哼了一声,随之而来的是熟悉的语气: “那就好那就好,我相信肖老师这么聪明的人,肯定不会误会什么。” 


肖战噎了一下,深觉王一博不识好人心,索性没好气的怼了回去:“是是是,我也相信王老师出道这么多年,一定不会忘了上升期爱豆不能谈恋爱这条铁律。” 


认识这么久,俩人头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不欢而散。 当天晚上肖战猝不及防的失眠了,脑子里乱七八糟不知道在想什么,第二天成功顶着黑眼圈和王一博碰面。好在王一博是个乖孩子,看到他这幅没睡醒的样子,难得十分温顺的问道:“战哥你怎么了?没睡好觉?” 


“屋里有蚊子,骚扰我一晚上,没找到蚊香。”肖战眼皮也不抬,往王一博身上一靠,哈欠连天的被他拖着。


 王一博不疑有他,没再说什么,只紧紧扶着肖战的腰,动作轻柔的小步往外走。 


大约年轻的上升期爱豆永远不会知道,肖战失眠并不是因为什么蚊子,而是因为他想通一件事——


接受自己喜欢一个男人、并且这个男人是自己搭档的演员这件事,对艺术生出身的肖战并不算难事。他不是十六七岁的小男孩,没那么多矫情的心思,喜欢了就是喜欢了。


尤其 肖战这个人,聪明、理智、自我认知明确,既然确定心意,那肯定不会无动于衷。如何吸引一个二十出头的小男孩,对于二十七岁的肖战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就如同这一次的见面,他精心思索了很多和之后和王一博相处的方式,故意逗他玩假装注意力没有放在他身上,然后偷摸拽拽他的手腕服软。


唯独没想到的是,他在飞机上逞的口舌之快,竟然正中王一博下怀。


 ——其实他真的没想过这几天住在王一博家里。 


肖战隐约觉得事情的发展速度比他预想的要快,但他拒绝不了王一博。


最后的最后,他只能站在王一博家门口,听身边比自己小六岁的年轻人带着笑意开口: “输密码啊战哥,我都说了密码是你生日。”


4. 


对比起肖战难得的局促,王一博则显得游刃有余的多。毕竟把人拐回家里来是早就计划好的事情。


肖战这个人实在太八面玲珑,聪慧的简直让人看不透。明明面对别人温柔又好脾气,面对王一博的时候就幼稚的惊人。如果王一博真是一个只会打直球的愣头青,恐怕早就被气的不想理这个人。 


王一博从来没见过肖战这样的人,偶尔喧嚣,偶尔又极其安静,时而气的人牙痒痒,时而温顺的让人心软。不管是片场还是采访,就算再无聊劳累,有肖战在的时候空气却永远生动又热切。


“生动”这个词几乎戳进王一博的心窝儿里,让他越陷越深。 


等他终于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他看肖战的眼神已经明显到没办法掩饰,连偶然来探班的尹正都轻易发现。 


“你气他故意打趣你和你师妹的绯闻,又怕他误会,还担心他毫不在乎。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 尹正没那么多弯弯绕绕,一针见血的指出重点,一点面子都不给王一博留。


王一博一瞬间沉默下来,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安静的让尹正有点恨铁不成钢。


“你那肖战哥哥多受欢迎你又不是不知道,再不抓紧小心以后哭都没地方哭。” 


王一博后知后觉的开窍,总算明白自己从被肖战揪着看了那个可笑的CP视频以后一直以来的惴惴不安到底是因为什么。


 多大点事,不就是喜欢上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大六岁、生活习惯性格脾气都和自己截然相反的男人。


尹正的话点到即止,后续该怎么做那就是王一博自己的事儿了。对于一个十六七岁就知道怎么追女孩子的帅气小男孩来说,在二十一岁怎么追人并不用担心。 


如尹正所料,开窍的王一博精神焕发,面对肖战说不清真假的瞎撩拨和调戏一律当真的处理,寸步不让的反击回去。


镜头前彩虹屁吹的飞起,镜头后故意装无辜说自己说的全是真话;前一句还怼他怼的快乐,后一句就放软语气说着“肖战哥哥我错了”;打闹时故意握住他的手不松,在他笑眯眯靠过来的时候干脆把肩膀歪过去。 


都不是什么清纯小男生,互相试探这种事情,王一博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可能甘拜下风。 


从当初,到后来,再到现在。 


肖战输完密码,房门果然打开。王一博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不出意外的看到他神情从错愕变成惊喜,几乎所有情绪都在王一博的预料当中。


除了这人为了掩饰情绪故意捏着门把手,笑的暧昧又随意:“王老师这么大胆,不怕有一天我你家搬空?” 


你看这个人,明明脸颊和耳朵都泛着红,说起话来却这么让人生气。对付这种用玩笑态度掩盖情绪的人,真跟他生气是没有用的,王一博自有自己的方法。


“肖老师随便搬,就算把我本人搬走我也不介意。” 他这句话说完,肖战果然愣住,半天才干笑着留下一句每每用来掩盖害羞时说的“又开始了是吗?”便不管不顾的登堂入室。 


王一博在北京的住处是租的,但不常住,显得有些冷清。肖战倒是毫不客气,进门把箱子随意一扔就开始四处打量,最后得出结论: “不是我说你老王,你这地方也太简单了,一点烟火气都没有。” 


王一博正任劳任怨的收拾俩人的东西,闻言抬头看着肖战,貌似很随意的说道:“我一个人住这样也差不多,肖老师要是看不过去我这么凄凉,不如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说完他没等肖战反应,低下头继续收拾东西。肖战大概是被这句不按常理话的惊到,半天没说话,就这么盯着王一博收拾东西。


直到眼瞅着王一博动作行云流水的把两个人的衣服都塞进衣柜里,肖战才终于有所动作,走过来用身体抵住衣柜门。 


一直故意忽视肖战表情的王一博触电一般收回手,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已经被肖战察觉,终于有了点符合年纪的心虚,犹豫几秒才看向肖战。 


——肖战懒洋洋靠着柜门,修长的手指随便拨弄了几下混在一起挂好的两个人的衣服,然后似笑非笑的看向王一博:


“王一博,你这是计划多久了?”


5. 


虽然早猜到王一博不是个乖乖被撩的小朋友,但肖战也算是到现在才知道这小男孩原来暗地里一直挖坑等着他跳。


这么一想,大概从确定俩人的行程开始,某个外表闷骚正直的人就已经计划着把他带回家里,用玩笑装可怜要他以后来北京都在这里住。就算这些计划都失败,但他的衣服被王一博塞进自己的衣柜里,而他们行程匆忙他也肯定不会着急再收回去。 


哦,那肖战肯定还会再回来,再回来就还有机会。


怪不得一切发展的都比他想象中的快。


肖战自诩追人有一套,却没想到兜兜转转差点被一个比自己小六岁的小男孩给套进去。


俩人之间的气势瞬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王一博恨不得把自己缩进衣柜里,肖战却故意凑近他,好像要近距离观察他的表情一样。


“前辈,没名没分的,你这是要毁我清誉啊。”


原本低着头的人瞬间抬起头看向肖战,大概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再严谨点,应该说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听到这么直白的话。


“战哥。”王一博忽然拉住肖战的袖子,用渴求、热情又急切的眼神看他,“你还记不记得杀青的时候和我说过什么?” 


肖战当然记得。 


杀青庆功宴之后,组里玩的好的几个年轻演员一起去唱歌,王一博和肖战当然也不会缺席。


 几个人在包厢里玩起俗套的真心话大冒险,轮到王一博中招的时候他选了真心话。于斌摩拳擦掌,唯恐天下不乱的问了最平常又最让人感兴趣的问题:“老王有喜欢的人吗?” 


王一博几乎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肖战,但人多眼杂,他很快就克制住自己的目光,看着于斌坦然的回答:“有啊。”


 肖战在包厢五颜六色的灯光下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并没有跟着其他人一起起哄,而是动作悠闲的小口喝啤酒。


他在阴影中和王一博眼神相撞,暧昧又坦荡。 


聚会结束后大家三三两两的散去,王一博和肖战沿着小路散步,准备就这么走回酒店去。一路上王一博都欲言又止,肖战则视而不见。


眼见着酒店的影子已经渐渐在夜色中显露,王一博终于下定决心般开口,然而他只说了一个“我”字,就被肖战拽住胳膊打断。


 “王一博,我这个人吧,有的时候挺自私的。”肖战依旧笑眯眯的,说话语气却严肃的很,“我听很多前辈说过,演员在演戏的时候太过入戏日久生情太正常了。” 


王一博脑袋嗡的一声,心里一片冰凉,几乎不敢直视肖战的目光。 他为什么要说这些话?难道我自作多情了?难道他根本不喜欢我只是因为入戏?难道他要和我划清界限?


看到王一博一副天塌下来的表情,肖战差点笑出声,他手向下移,握住王一博的手,难得温和的说道:“别瞎想啦。我都跟你说了是我自私,我只是想确定一些事情。”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王一博回扣住肖战的手,很用力,但是微微发抖。


 “感情这种东西只有经历过时间和分别才能确定真实性。” 肖战在月色下温温柔柔的看着王一博,似乎还带了点安抚和歉意。


 他确实自私的很,且理智的过头。他不过二十七岁,而旁边这个人才二十一岁,都不是安稳的年龄,最不可避免就是聚少离多。


 比起因戏生情之后的一时冲动,他更想要的是冷静过后可以经过考验的感情。


 “现在通讯这么发达,咱们又不会完全失去联系。” 肖战和王一博十指紧扣。 “最重要的是咱们总会再见面。所以王一博,相信你自己,也相信我。”


6.


 “时间和分别都经历过了。”王一博拽着肖战的袖子,霸道又小心,“战哥,你现在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我。”


 “……” 肖战简直被王一博脑回路打败,他咬牙切齿的甩开王一博的手,转身走到沙发上气冲冲的坐下。


王一博赶紧跟了出来,死乞白赖的挤在他身边。


“战哥你怎么了?” 


“王一博,你是不是傻?我折腾这么久就是为了拒绝你我神经病吗我?”肖战撑着额头,气极反笑,“再说了,你说什么了我就拒绝?” 


王一博愣了一下,神情有点呆萌。肖战一看他这幅没防备的样子就没了脾气,“你一天天在想什么呢?不是挺精明一个人?” 


“……我没有!战哥!我……我只是……” 


王一博想说,我只是太开心了。


虽然百分之九十五都确定肖战的真心,但喜欢一个人总是不由自主的卑微,王一博真的曾经无比惶恐过,生怕杀青以后肖战说的那段话只不过是一个隐晦的拒绝。 


所以他着急的要死,满脑子都想趁着宣传期迅速确定关系。


“行了,你也就怼我的时候精明。”肖战打着呵欠起身往卧室走,“凌晨才到,大早晨陪你闹,困都要困死了,睡觉。” 


王一博租的房子是两室一厅,另一间屋子是储藏室,只有一间卧室。


王一博瞪大眼睛。 


王一博反应过来。 


王一博追进卧室。


 王一博觉得自己有很多很多话想要跟肖战说。


 用一辈子的时间,慢慢说。 


THE END

【博君一肖】加速度

//伪双向暗恋真明目张胆

//暧昧期

//6k+一发完HE

//ooc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

//


1.


比起做爱豆来说,肖战更喜欢当演员。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不想当个好爱豆,只不过爱豆这个行业实在是太残酷,过晚的入行时间和不算年轻的年纪成了他最大的阻碍。 


但演员不一样,好的演技和气质可以让人忽略年龄。而正巧他天赋尚可,进步飞快。于是从接到第一个剧本开始,肖战就知道自己注定要吃演员这碗饭。


王一博正好相反。 


正青春的年纪,受过正统的训练,最纯粹的爱豆出道,舞台经验丰富,唱歌跳舞样样精通。如果不是国内的爱豆经济实在太不发达,估计早就依靠过硬的业务能力大红大紫。


 不止如此,这个人私下里性格慢热但真实,舞台上却又自信洒脱,配上那张几乎挑不出什么错的脸,怎么说都是一个完美的爱豆。


 两相对比之下,肖战觉得自己被王一博吸引,根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所以大多数时候,肖战都感谢自己这两年在剧组里的摸爬滚打,最起码现在的演技可以让自己在半公开的机场候机室里假借玩手机偷瞄王一博且不被任何人发现—— 


王一博正一边玩手机一边和于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他虽然话少,但跟熟悉的人相处时也不至于冷场,聊天的时候表情细微却热切。


 手机屏幕上的画面飞速变动,肖战却什么也没有看进去,眼睛里几乎都是王一博的小表情。一丝一毫的变化,都完完整整的刻在他心里。


“哎战哥,你说呢?” 王一博突然cue过来,肖战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仿佛刚从手机里抽回注意力一样抬头,茫然的看向对面的人:“你俩在说什么?”


 “……”王一博微微皱了下眉,看向肖战的神情冷了两分,但很快又收敛起这些表情,再一开口就是肖战熟悉的语气,“哇哦,肖老师大忙人一个,完全没空听我们说话诶。” 


于斌瞅瞅王一博的表情,再瞅瞅肖战的表情,果断选择不搭茬,静静的听着肖战的回怼:“王一博你是人吗?王老师青春年少,十分钟跳了一百个话题,我这种老年人可跟不上你的思维。”


“肖老师哪是老年人,明明阅历丰富人缘儿极好,在这待了十分钟微信提示音就没断过,一直有人找呢。”王一博眉头紧锁,嘴角却带笑,怎么看怎么瘆人。 


眼看着他们要当场表演一个传说中的“九分钟”,于斌赶紧站了出来,转移话题聊起吃的。 


肖战把手机扣在桌子上,飞速的加入于斌的话题,王一博却又半天不搭茬。趁于斌说的兴奋,肖战用余光看了一眼对面,发现王一博死死盯着桌子上扣着的手机,表情有点儿阴沉。


他没来由的心情大好,连带着和于斌说话都轻快起来。等他们终于定好回北京吃什么的时候,王一博已经近乎于把肖战的手机盯出洞来。 


“老王,你看上我手机壳了?” 介于外面人多眼杂,肖战没有直接上手,只是拿起手机挡住上扬的嘴角,笑眯眯的看向王一博。 


王一博把视线移到肖战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慢悠悠的问:“我要是看上了,你能送给我?” 


“送啊!”肖战笑意更深,语气轻松愉悦,“你要什么我都送给你啊!” 


“嗯,这可是你说的。” 听到王一博这句话,于斌默默地看向肖战,无意间却看到肖战在桌子下面伸出手,扯住王一博的袖子又顺势握紧手腕,表情上依旧没什么变化。 


于斌默然。好吧,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2. 


延误的飞机终于在凌晨姗姗来迟的起飞,肖战大约是之前太累,上了飞机很快就盖好毯子瘫在座位里。 


察觉到身边人靠过来的时候,王一博身体僵了一下,侧过头后才发现肖战戴着眼罩,呼吸绵长,睡得很安稳。 


他睡着之后倒是难得安静。王一博眼神黏在肖战的脸上,从并不花哨的眼罩往下移,划过高挑的鼻梁,最后停在那张因为呼吸而微微一张一合的嘴唇上。


王一博想到自己搜索过的那些肖战大头照,不管是精修还是生图,好像嘴唇总是柔和又水润,让人看着就想咬一口。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想法,不同的是别人咬不到,而王一博不敢——他敢打赌,他只要咬一下,肖战就能跳起来从飞机上把他扔下去。 


于是王一博喉结滚动了一下,收敛起心中那些旖旎的念头,但又顾及着肩膀上靠着的头,最终没有挪动身体,只是小心翼翼的转头看向另一个方向。 


飞机平稳的飞行着,机舱里渐渐安静下来,精力旺盛如王一博,也开始昏昏欲睡。他再次极其小心的调整了一下姿势,几乎整个人面对着肖战,目光平和的看了过去。 


恍惚中他想到他们好像并不是第一次以这个姿势靠在一起睡着。以前在山中拍戏时,肖战也总喜欢这个靠着他小憩。靠过来的时候凌乱的假发偶尔扫过脖颈,有点痒,而且很热,但他从来没说过。 


肖战是个过分善解人意的人,他和谁都可以玩的很好,和谁都可以打打闹闹,但绝不会和谁都这么亲昵,尤其是这种亲昵里还带有一点故意“欺负”的意味在里头。 


王一博深知自己用了多大努力才能成为肖战心里那个“独一无二”,如果仅仅因为热就被人善良又歉意的远离,那才是得不偿失。 


明明又热又累又无聊,但是侧头看到肩膀上那个人的时候,就觉得山里的日子生动又有意义。 


短暂的梦里画面不停变换,但大多都与肖战有关,也因此让他沉迷其中不愿意醒来。 


直到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快到了,别睡了。” 


王一博从梦中醒来,发现两个人的姿势跟睡着之前完全不一样。肖战拿着手机百无聊赖的戳戳点点,他则靠着肖战的肩膀。


那人侧脸是被无数粉丝所惊叹过的艺术品,在王一博看来更是有着致命吸引力。


 “战哥,咱俩明天后天行程都一样……”王一博趁着刚睡醒时说话还带着鼻音,故意放低了声音,有点可怜兮兮的模样,“反正你也没什么事儿,住酒店怪费钱的……” 


没等他说完,肖战就看了过来,微红的眼角随意眯起,笑容有点意味不明:“怎么?王一博前辈要邀请我去自己家里住吗?” 


他这幅明知故问又刻意撩拨的样子实在太勾人,换一般小男孩可能早就被撩的晕头转向说不出话来,可惜王一博也并非真的跟蓝忘机一样纯情又不善言辞。 


于是年纪轻轻的爱豆微微抬起头,嘴唇正对着身边人的耳朵,完全没了刚才单纯无害得模样,语气有些挑衅:“那……肖战哥哥,我敢邀请你,你敢去吗?” 


3. 


激将法对肖战没有用,但王一博对肖战有用,尤其是软硬兼施的王一博。 


站在王一博家门口的时候,肖战还在思考为什么事情会走到这一步。


肖战其实并不是话多的人,他礼貌、会聊天但丝毫不聒噪,不然也不会所有的人对他一致评论都是温柔而不是热情。 


王一博是个特例。


最开始的时候肖战只是想更快的和这位对手戏最多的搭档熟悉起来,既然他年长,对方又是慢热的人,那主动的人当然只能是他。 


原本只是为了快速熟络,可肖战这人天生有点小恶魔心态,看着对方害羞慌乱的样子,忍不住玩心大起。


王一博既然一副不善言辞的模样,那肖战就故意用言语逗弄他,不把他逗得开口反击就绝不停下来。


两个人都看过原著小说,他便故意叫王一博“蓝二哥哥”,然后满意的看着那人耳朵通红一脸慌乱的转头。 


明知道这个人性子冷淡,他却故意凑近,把头往人肩膀上依靠,面对惊诧的目光时一脸无辜的说道:“有点累,借个肩膀。” 


直到后来王一博大概实在被欺负的狠了,终于忍无可忍的反击,他又捧着脸故作惊讶的眨眼: “王一博,你也挺好玩的嘛。”


至此王一博的慢热期终于过去,剧组的人纷纷感叹肖战老师神通广大,把平时不爱说话的王一博老师带的和他一起闹,只要相处超过五分钟,必定互怼打闹。 


“你天天把他气到打你,不嫌累得慌啊?”于斌曾经真诚发问。 


肖战笑眯眯的关掉手机屏幕,把王一博好几个愤怒的表情关在手机里,抬头眨巴眨巴眼睛:“不啊,一博多有意思啊。” 


于斌无语凝噎,拍拍肖战的肩膀,忽然拿出自己的手机翻到一个视频,然后递给肖战,小声说道:“最近一博不是在录101,有粉丝把他和女学员凑CP还剪了视频。我看了一眼剪的确实不错,你看看,回头可以拿这个笑话他,就他那脾气肯定得害羞。”


CP向视频?肖战皱着眉打开视频,发现另一个人是王一博的师妹,长得很漂亮。因着同公司的原因两人关系不错,在CP滤镜和BGM的衬托之下确实有些般配。 


视频很唯美,但肖战神色却越来越阴郁。于斌深藏功与名的看了他两眼,赶紧收回手机以防被误伤。


肖战神情恢复,顺着于斌的话吐槽了几句,第二天却果然拿着视频去给王一博看。


 “剪的挺好的,我看了都感动,哎,你跟我实话你俩是不是……我保证不说出去!” 


对比他的挤眉弄眼,王一博则平静的多,等他絮絮叨叨的说完才没什么感情的回了一句:“我俩没关系,粉丝闹着玩的,让你失望了。” 


肖战不易察觉的松了一口气,转而提起别的话题,没过一会儿便跟王一博打闹起来。


 原本这件事不过是一个小插曲,很快就被肖战忘得干干净净,偏偏当天散场的时候王一博忽然拉住他胳膊,神色晦暗,似乎还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紧张。 


“战哥,她是我师妹,仅此而已。” 


王一博这句没头没脑的解释导致的结果就是冷场,片场里已经没什么人,气氛便越来越沉默,到最后甚至有些尴尬的暧昧。 


最后还是肖战主动开口,语气轻快:“行了,我又不会跟别人瞎说,你紧张什么?” 


说完这句话他下意识的看着王一博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看到王一博有些咬牙切齿。


只不过没等他看清,王一博就冷哼了一声,随之而来的是熟悉的语气: “那就好那就好,我相信肖老师这么聪明的人,肯定不会误会什么。” 


肖战噎了一下,深觉王一博不识好人心,索性没好气的怼了回去:“是是是,我也相信王老师出道这么多年,一定不会忘了上升期爱豆不能谈恋爱这条铁律。” 


认识这么久,俩人头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不欢而散。 当天晚上肖战猝不及防的失眠了,脑子里乱七八糟不知道在想什么,第二天成功顶着黑眼圈和王一博碰面。好在王一博是个乖孩子,看到他这幅没睡醒的样子,难得十分温顺的问道:“战哥你怎么了?没睡好觉?” 


“屋里有蚊子,骚扰我一晚上,没找到蚊香。”肖战眼皮也不抬,往王一博身上一靠,哈欠连天的被他拖着。


 王一博不疑有他,没再说什么,只紧紧扶着肖战的腰,动作轻柔的小步往外走。 


大约年轻的上升期爱豆永远不会知道,肖战失眠并不是因为什么蚊子,而是因为他想通一件事——


接受自己喜欢一个男人、并且这个男人是自己搭档的演员这件事,对艺术生出身的肖战并不算难事。他不是十六七岁的小男孩,没那么多矫情的心思,喜欢了就是喜欢了。


尤其 肖战这个人,聪明、理智、自我认知明确,既然确定心意,那肯定不会无动于衷。如何吸引一个二十出头的小男孩,对于二十七岁的肖战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就如同这一次的见面,他精心思索了很多和之后和王一博相处的方式,故意逗他玩假装注意力没有放在他身上,然后偷摸拽拽他的手腕服软。


唯独没想到的是,他在飞机上逞的口舌之快,竟然正中王一博下怀。


 ——其实他真的没想过这几天住在王一博家里。 


肖战隐约觉得事情的发展速度比他预想的要快,但他拒绝不了王一博。


最后的最后,他只能站在王一博家门口,听身边比自己小六岁的年轻人带着笑意开口: “输密码啊战哥,我都说了密码是你生日。”


4. 


对比起肖战难得的局促,王一博则显得游刃有余的多。毕竟把人拐回家里来是早就计划好的事情。


肖战这个人实在太八面玲珑,聪慧的简直让人看不透。明明面对别人温柔又好脾气,面对王一博的时候就幼稚的惊人。如果王一博真是一个只会打直球的愣头青,恐怕早就被气的不想理这个人。 


王一博从来没见过肖战这样的人,偶尔喧嚣,偶尔又极其安静,时而气的人牙痒痒,时而温顺的让人心软。不管是片场还是采访,就算再无聊劳累,有肖战在的时候空气却永远生动又热切。


“生动”这个词几乎戳进王一博的心窝儿里,让他越陷越深。 


等他终于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他看肖战的眼神已经明显到没办法掩饰,连偶然来探班的尹正都轻易发现。 


“你气他故意打趣你和你师妹的绯闻,又怕他误会,还担心他毫不在乎。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 尹正没那么多弯弯绕绕,一针见血的指出重点,一点面子都不给王一博留。


王一博一瞬间沉默下来,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安静的让尹正有点恨铁不成钢。


“你那肖战哥哥多受欢迎你又不是不知道,再不抓紧小心以后哭都没地方哭。” 


王一博后知后觉的开窍,总算明白自己从被肖战揪着看了那个可笑的CP视频以后一直以来的惴惴不安到底是因为什么。


 多大点事,不就是喜欢上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大六岁、生活习惯性格脾气都和自己截然相反的男人。


尹正的话点到即止,后续该怎么做那就是王一博自己的事儿了。对于一个十六七岁就知道怎么追女孩子的帅气小男孩来说,在二十一岁怎么追人并不用担心。 


如尹正所料,开窍的王一博精神焕发,面对肖战说不清真假的瞎撩拨和调戏一律当真的处理,寸步不让的反击回去。


镜头前彩虹屁吹的飞起,镜头后故意装无辜说自己说的全是真话;前一句还怼他怼的快乐,后一句就放软语气说着“肖战哥哥我错了”;打闹时故意握住他的手不松,在他笑眯眯靠过来的时候干脆把肩膀歪过去。 


都不是什么清纯小男生,互相试探这种事情,王一博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可能甘拜下风。 


从当初,到后来,再到现在。 


肖战输完密码,房门果然打开。王一博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不出意外的看到他神情从错愕变成惊喜,几乎所有情绪都在王一博的预料当中。


除了这人为了掩饰情绪故意捏着门把手,笑的暧昧又随意:“王老师这么大胆,不怕有一天我你家搬空?” 


你看这个人,明明脸颊和耳朵都泛着红,说起话来却这么让人生气。对付这种用玩笑态度掩盖情绪的人,真跟他生气是没有用的,王一博自有自己的方法。


“肖老师随便搬,就算把我本人搬走我也不介意。” 他这句话说完,肖战果然愣住,半天才干笑着留下一句每每用来掩盖害羞时说的“又开始了是吗?”便不管不顾的登堂入室。 


王一博在北京的住处是租的,但不常住,显得有些冷清。肖战倒是毫不客气,进门把箱子随意一扔就开始四处打量,最后得出结论: “不是我说你老王,你这地方也太简单了,一点烟火气都没有。” 


王一博正任劳任怨的收拾俩人的东西,闻言抬头看着肖战,貌似很随意的说道:“我一个人住这样也差不多,肖老师要是看不过去我这么凄凉,不如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说完他没等肖战反应,低下头继续收拾东西。肖战大概是被这句不按常理话的惊到,半天没说话,就这么盯着王一博收拾东西。


直到眼瞅着王一博动作行云流水的把两个人的衣服都塞进衣柜里,肖战才终于有所动作,走过来用身体抵住衣柜门。 


一直故意忽视肖战表情的王一博触电一般收回手,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已经被肖战察觉,终于有了点符合年纪的心虚,犹豫几秒才看向肖战。 


——肖战懒洋洋靠着柜门,修长的手指随便拨弄了几下混在一起挂好的两个人的衣服,然后似笑非笑的看向王一博:


“王一博,你这是计划多久了?”


5. 


虽然早猜到王一博不是个乖乖被撩的小朋友,但肖战也算是到现在才知道这小男孩原来暗地里一直挖坑等着他跳。


这么一想,大概从确定俩人的行程开始,某个外表闷骚正直的人就已经计划着把他带回家里,用玩笑装可怜要他以后来北京都在这里住。就算这些计划都失败,但他的衣服被王一博塞进自己的衣柜里,而他们行程匆忙他也肯定不会着急再收回去。 


哦,那肖战肯定还会再回来,再回来就还有机会。


怪不得一切发展的都比他想象中的快。


肖战自诩追人有一套,却没想到兜兜转转差点被一个比自己小六岁的小男孩给套进去。


俩人之间的气势瞬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王一博恨不得把自己缩进衣柜里,肖战却故意凑近他,好像要近距离观察他的表情一样。


“前辈,没名没分的,你这是要毁我清誉啊。”


原本低着头的人瞬间抬起头看向肖战,大概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再严谨点,应该说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听到这么直白的话。


“战哥。”王一博忽然拉住肖战的袖子,用渴求、热情又急切的眼神看他,“你还记不记得杀青的时候和我说过什么?” 


肖战当然记得。 


杀青庆功宴之后,组里玩的好的几个年轻演员一起去唱歌,王一博和肖战当然也不会缺席。


 几个人在包厢里玩起俗套的真心话大冒险,轮到王一博中招的时候他选了真心话。于斌摩拳擦掌,唯恐天下不乱的问了最平常又最让人感兴趣的问题:“老王有喜欢的人吗?” 


王一博几乎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肖战,但人多眼杂,他很快就克制住自己的目光,看着于斌坦然的回答:“有啊。”


 肖战在包厢五颜六色的灯光下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并没有跟着其他人一起起哄,而是动作悠闲的小口喝啤酒。


他在阴影中和王一博眼神相撞,暧昧又坦荡。 


聚会结束后大家三三两两的散去,王一博和肖战沿着小路散步,准备就这么走回酒店去。一路上王一博都欲言又止,肖战则视而不见。


眼见着酒店的影子已经渐渐在夜色中显露,王一博终于下定决心般开口,然而他只说了一个“我”字,就被肖战拽住胳膊打断。


 “王一博,我这个人吧,有的时候挺自私的。”肖战依旧笑眯眯的,说话语气却严肃的很,“我听很多前辈说过,演员在演戏的时候太过入戏日久生情太正常了。” 


王一博脑袋嗡的一声,心里一片冰凉,几乎不敢直视肖战的目光。 他为什么要说这些话?难道我自作多情了?难道他根本不喜欢我只是因为入戏?难道他要和我划清界限?


看到王一博一副天塌下来的表情,肖战差点笑出声,他手向下移,握住王一博的手,难得温和的说道:“别瞎想啦。我都跟你说了是我自私,我只是想确定一些事情。”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王一博回扣住肖战的手,很用力,但是微微发抖。


 “感情这种东西只有经历过时间和分别才能确定真实性。” 肖战在月色下温温柔柔的看着王一博,似乎还带了点安抚和歉意。


 他确实自私的很,且理智的过头。他不过二十七岁,而旁边这个人才二十一岁,都不是安稳的年龄,最不可避免就是聚少离多。


 比起因戏生情之后的一时冲动,他更想要的是冷静过后可以经过考验的感情。


 “现在通讯这么发达,咱们又不会完全失去联系。” 肖战和王一博十指紧扣。 “最重要的是咱们总会再见面。所以王一博,相信你自己,也相信我。”


6.


 “时间和分别都经历过了。”王一博拽着肖战的袖子,霸道又小心,“战哥,你现在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我。”


 “……” 肖战简直被王一博脑回路打败,他咬牙切齿的甩开王一博的手,转身走到沙发上气冲冲的坐下。


王一博赶紧跟了出来,死乞白赖的挤在他身边。


“战哥你怎么了?” 


“王一博,你是不是傻?我折腾这么久就是为了拒绝你我神经病吗我?”肖战撑着额头,气极反笑,“再说了,你说什么了我就拒绝?” 


王一博愣了一下,神情有点呆萌。肖战一看他这幅没防备的样子就没了脾气,“你一天天在想什么呢?不是挺精明一个人?” 


“……我没有!战哥!我……我只是……” 


王一博想说,我只是太开心了。


虽然百分之九十五都确定肖战的真心,但喜欢一个人总是不由自主的卑微,王一博真的曾经无比惶恐过,生怕杀青以后肖战说的那段话只不过是一个隐晦的拒绝。 


所以他着急的要死,满脑子都想趁着宣传期迅速确定关系。


“行了,你也就怼我的时候精明。”肖战打着呵欠起身往卧室走,“凌晨才到,大早晨陪你闹,困都要困死了,睡觉。” 


王一博租的房子是两室一厅,另一间屋子是储藏室,只有一间卧室。


王一博瞪大眼睛。 


王一博反应过来。 


王一博追进卧室。


 王一博觉得自己有很多很多话想要跟肖战说。


 用一辈子的时间,慢慢说。 


THE END

《拜托舞担和主唱赶紧和好》48【完结】

决赛前一天晚上,老王和老肖最后一次坐在天台上。

连日阴天今日放晴,Bo神感情过分泛滥的抬头找星星,最后终于找到一颗赶紧指给肖老师看:“快看,星星,动的好快是流星,赶紧许愿!”然后他就真的闭着眼立刻许愿。

看来最近是真的有特别急于实现的愿望啊。

肖老师没好意思告诉他,哥们那不是流星。

是飞机。

Bo神对着南航cz0905许过愿之后,对明天的比赛又多了几分把握,有点开心的晃脚脚。


小赞终于也敢把腿伸出去,小幅度的晃一晃:“明天我们出不出道成功,都不会再回到这个天台坐在这里聊天了。”

老王却想起来一个有点好笑的细节:“我上天台的第二天,节目组的PD小哥哥就带人过来把栏杆重新加固过了。那阵我们吵架,他们就怕我上天台,还跟我做思想工作,就怕我跳下去。”

小赞却瞪着眼反驳:“哪有那么夸张,我们根本没吵几天假啊!”

“可是那几天,在我看来真的很长很长。”老王坦白自己的心路历程,讲真,别说一天了,肖老师一个小时不跟他说话他就难受。

“所以Bo神你知道自己为什么做梦了吗?”小赞歪过头看他,脸贴在栏杆上肉挤出去,非常可爱。

Bo神摇摇头:“不知道,我不知道那个梦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只能感觉到模糊的情绪,被这些情绪支配就很难过。”

“那你后来又做梦了吗?”

Web想了想:“没有了,可能梦里‘他’的人生,在‘你’走后,就太索然无味了,于是就没有什么值得记下了。”

小赞却没听懂:“他?你不是说梦里是你吗?”

“是我,也不是我。我们有些地方很像,有些地方完全不一样,最不一样的就是他没有等来一直等的人,我却一直有你。”

小赞叹了一口气:“虽然是个梦,可是如果一直没有等来一直在等的人,那样就太可怜了吧。”

老王想了想却觉得并不是这样:“他不觉得等待可怜,连等待都让他甘之如饴吧。”


“王老师,好奇怪,我又想哭。”


决赛是直播,当场投票决定最终的出道组。林和一大早醒来就开始哭,一直哭到化妆间。倾城都无语了,她忍不住开口:“和崽,讲真,我边给你打粉底你边哭,怕不是来砸场子的。”

和崽:“呜呜呜,对不起,我控制不住呜呜呜。”

倾城叹了一口气:“那你今天不是唱自作词的rap吗?你词记住了吗?别上去忘词。”

瞬间,林和化离别的悲伤为紧张,开始嘟嘟囔囔的重新背词。倾城欺负小孩很有成就感,终于开始顺畅的化妆。快化完了才随便问了一句:“你为什么哭这么厉害?怕跟朋友们分开吗?”

林和说:“不是,我们在这是朋友,离开节目也是朋友。”

倾城没想到是这个回答:“那你还哭?”

林和有点不好意思的回答:“我舍不得《星辉》啊,舍不得导演!PD小姐姐小哥哥!食堂大师傅二师傅,一直照顾我们的工作人员,还有化妆师造型师小姐姐们,还有你啊倾城姐姐。”

她的动作顿了一下,很久才开始继续化:“这有什么舍不得,在这里是朋友,离开节目也是!”

她的声音却带着哭腔。

一直圈着他们,管着他们,有时候还要为难他们。陪他们熬夜通宵,陪他们一次一次走上舞台,也目送一个又一个孩子离开,陪他们一路走来。

今天也要陪他们走上星途璀璨的路,带着牵挂和祝福。


决赛的第一首歌,是大家一起唱的,围着舞台站成一圈。歌曲作者:孙诺。他们把他留下的最后一支歌填全,站在舞台上唱给世界听。

孙诺就在台下听,不只是他,《星辉》几乎所有的选手都来到了决赛现场。诺哥很排面做了十强每个人的应援灯牌,被回来探亲的练习生们举着。一会儿保安过来直喊:“不让带灯牌,收起来收起来!”

这群沙雕却一边抓着保安大哥的一只手,强行把他拽进了应援队伍,拉着他随着歌曲的节奏轻缓的摇摆手臂。保安差点哭了,放我走!我是来收灯牌的!我不是举灯牌的!


林和本来还使劲憋着,后来看肖爸爸眼睛里都是亮晶晶的泪水,他就实在憋不住了,开始哭,哭的把歌都唱碎了。下面一群沙雕边一起流泪边笑话他“和崽别哭!”“哥哥抱抱!”“哥哥们爱你。”


开场结束后,花蝴蝶脸都花了,他瘫在座位上说:“突然不想比了,我还没开始表演就已经哭累了。”

他还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问方奕:“老子?齐方今天来了吗?”

方奕第一次没有跟他打口水战,反而沉默了。


齐方今天没来。


每个人看完博肖的造型都一脸欲言又止:“你们的造型也太那个了吧。”“就是啊。真的很那个。”

也说不好什么形容词,就是看完大家不约而同的都说,真的太那个了。

Bo神小赞,第一组登场。

灯光一亮起来,全场被尖叫声给淹没了。肖老师一身黑色西装,带着白色手套,领带打的一丝不苟,要多禁欲有多禁欲,他就像拆开礼物包装一样手指轻轻一撩,光影呈现的纱雾就被扯开。露出一身白色西装,眼上蒙着黑丝带,双手被线吊在空中,无措的坐在那里的Bo神。

他胸口别着一支鲜艳的芍药。

现场的观众已经只会尖叫了,直播平台弹幕刷的飞起来,谁也看不清谁。

“卧槽!这是什么,这简直就是角色扮演的直播现场!”

“楼上稳住,别开车!”

“他俩裹得严严实实的我怎么感觉……好有x张力啊啊啊啊啊啊!”

“肖老师掌控欲爆棚的神,Bo是他的玩偶娃娃。”

“他们的表情!好那个啊!!!!!”

“黑丝带,又见黑丝带!大家分析的幸运物又出现了。保佑哥哥弟弟今晚成功出线。”

“肖老师天生vocal,舞蹈进步可怕,他跟Bo神跳的木偶牵线完美卡点,让我这个强迫症看的一本满足。”

“他眼神绝了,掌控者的目光很有侵略性却也漫不经心,反倒是Bo神成了任人拨弄的小可怜。”

“等等你确认他是小可怜吗?”

“卧槽!跳个舞还有情节?!!”

“反转了,木偶开始觉醒,主人开始失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绝了绝了!给我结婚!”

“弹幕能不能别这么厚,我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木偶掌控了主人,Bo神摘下丝带蒙在了惊慌的肖老师眼睛上。他那个s是真s啊!”

“赞哥,被欺负的样子好美,啊啊啊我感觉自己是个变态。”

“我也。”

“完美的舞台,老子无话可说。《星辉》养成系,入股不亏!”

“编舞巧妙,舞台表现力升华,配合默契十分,综上所述,建议结婚。”

“臣附议!”

“Bo神把胸口的芍药递到小赞唇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真的。建议结婚!”


花蝴蝶看完这俩人的表演,面无表情的回头跟板寸说:“我又吃饱了。”

你俩跳舞就跳舞,撒什么狗粮。


博肖跳完舞,Bo神拉着赞赞往下跑,赞比眼睛上蒙的黑丝带虽然很薄也能看到东西,但是看不清,下台时差点绊倒,被Bo神一把抱住接到。那个角度其实台下vvvip们能看到,顿时尖叫声一片,花了大价钱的各位大佬真的觉得值了值了。


博肖开场,方奕跟林和收场,俩人自作曲自作词,唱的台上台下都哭了。

林和台下一直流泪,上了台却十分沉稳,就像眼泪流干了一样,只唱心里的歌说心里的话。

少年站在黑暗舞台中的光束里。

你还在寻找吗!

 

你还在等待吗!

 

你还会回来吗?

 

我已经启程了。

 

再见妈妈。”

方奕身上的光瞬间讲起来,他的歌声让在场的人瞬间被吸引。

“遮不住的,少年的眼,

忘不了的,天台的星

我说告别不说再见

因为有人告诉我

此路是不归

此生不回、此生不悔”


十个人站在十个独立的升降台上,没有人宣布实时网络上的票数,前五位成团选手的升降台将在倒计时后缓缓升上去,而另外五个人将降落。

灯光落在闭着眼的少年身上。

Bo神却在此时,在无数人注视下,在倒计时的声音中握住了小赞的手。

小赞也勇敢的在无数尖叫声中,回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两人十指相扣,一同升起。

到高处去,到那个世界,并肩前行。

(博君一肖同人文到此完结)


决赛当天,还有一个握手,感动了所有人。

齐琦感觉自己的升降台升起来那一刻,他转身看到身边的温老师却缓缓的下降,温老师并没有沮丧的表情,反而还在冲他笑,他跟齐琦对视,用口型告诉他:小琦,到上面去。

齐琦在那一瞬间,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能接受温辰在他的世界里降落,他就像突然明白了一件事。也在明白的瞬间长大。他哭着蹲下去伸出手够温老师的指尖:“你别走,大个子!”

你是我最特别的存在。

你是我温柔的星辰。


林和站在Bo爸的左边,方奕的右边,升降台一摇晃,他有点害怕,他看着自己跟方老师、Bo爸、肖爸爸、齐琦一起缓缓的升起来。

如今他应该站在了一个已经很显眼容易让人找到的地方了,但是其实,他已经不再是等待人回头的小林和了。在决赛前一天林和就已经接到了福利院老院长给他打来的电话。也知道了自己当年并不是以走失儿童的身份被收容在福利院。而是被一对年纪不大的小情侣放在了医院门口,有人看到过他们匆匆跑开的背影。

所以,即使他站在再显眼的地方,很可能也等不到他一直在等的人。

但是林和却并不觉得难过,因为他已经找到了站在这个地方的全新的理由。

而这一次,林和也并不孤单。


三年以后,方奕开着车从机场回家。

正在下雨,还很大。

他开的很慢。

方奕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喜欢放点东西给自己听,这次他打开的是已经播完并且也已经引起巨大轰动的《江·湖》游戏改编剧。主演是他队长,还有他队长的对象,也是方奕的队友。都是老熟人。

这是他第三遍“听”这部剧了,都快能把台词背下来了。

车缓缓的开进小区,这是方奕用三年积蓄买下的新房子,面积没有特别大,但是地段已经是最好的了,出行方便,安保还好。说是小区面积却很大,方奕开着开着车却突然踩了刹车。

这么大的雨,有个人不知道为什么蹲在雨里,也不打伞,淋的比落汤鸡还惨。方奕其实不想多管闲事,但是也没怎么犹豫就戴上口罩,拿起来自己的伞。打开车门撑伞跑过去。

他在雨里,帮这个低着头的年轻男子撑着伞:“哥们!没带伞吗?”

男子没想到会在这里听到这个声音,他没有抬头。方奕却已经看到他蜷缩着身体,用大衣护在怀里瑟瑟发抖的小猫咪,他突然知道这人为什么蹲在雨里了。

“这猫咪是你救的吗?我把你们送回……”

他突然停止了说话,伞仿佛被风吹的有些抖。

一直低着头的人慢慢抬起头,被雨淋的有些狼狈目光却很沉静。

气质清冷的人偶尔一笑就很温柔:“好久不见,方奕。”




-----------

小彩蛋:

决赛结束,后台乱哄哄的,小赞带着Bo神出逃。

他们妆还没卸,带着鸭舌帽走在深夜的马路上。

小赞两手蜷在羽绒服的袖子里,仰着脖子看天空:“BO神!你别老盯着我,你抬头看看,天上有好多星星啊~”

BO神乖乖听话抬头,星空温柔俯视并肩的少年们。

老王仰头发呆时身边的人却伸出两个手指扯了扯他的袖子:“BO~神~,我要吃烤红薯~”

深夜还有大爷在路边穿着军大衣卖烤地瓜,他在打瞌睡。猛地被叫醒,看到两个长得很好看的年轻人,其中一个还笑眯眯的跟他开玩笑:“大叔,好晚了还不回吗?睡着烤炉被人推走怎么办啊!”

小赞本来想买两个,但是看见大爷就剩下三个个头不大的烤红薯于是很阔气的说:“都要了,大叔!”边说边回头跟BO神解释:“给林和也带一个!”

“好。”web自觉的打开手机准备付款,却被小赞拦住,他豪气万丈的挑眉笑:“我来!”说完从口袋里摸了半天,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五块钱。

带着口罩的Bo神很明亮的笑起来,他觉得小赞真的非常可爱了:“为什么随身带现金啊?”

这钱刚好够肖老师请客,他郑重的把一直陪伴他的五块钱递给大爷。

这次,不再需要给自己留什么后路了。

“BO神BO神,我回家的车票钱都花出去了,以后就跟你混了~你可不能不要我。”

“好,”他对他伸出手“我们一起。”